当前位置: 锂电网 > 焦点新闻 > SQM被收归国有,天齐锂业财务报表还能好看吗?

SQM被收归国有,天齐锂业财务报表还能好看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4-06-11 14:01:08   浏览次数:278
核心提示:2024年06月11日关于SQM被收归国有,天齐锂业财务报表还能好看吗?的最新消息:撰文|大蔚编辑|凯旋三方混战的智利锂矿国有化改革,近日终于有了结果。经过一年的商谈后,当地时间5月31日,SQM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签订协议并成立合资公司,2025年起


撰文|大蔚编辑|凯旋

三方混战的智利锂矿国有化改革,近日终于有了结果。

经过一年的商谈后,当地时间5月31日,SQM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签订协议并成立合资公司,2025年起合资公司70%营业利润率将归智利政府。从2031年起,智利政府将获得该利润的85%。根据SQM披露的公告,《合伙协议》相关的交易预计将在2025年1月1日或之后完成。

这意味着,SQM锂业务的大部分利润,将归于智利政府。

6月2日,SQM第二大股东天齐锂业针对此事发布了公告。在公告中,天齐锂业表示,预计从2031年开始,SQM不再拥有其智利阿塔卡马核心锂业务的控制权。

天齐锂业还指出,该交易完成后,合营公司未来2031年至2060年增加锂业务配额可能对应的成本具有不确定性,且Codelco将获得SQM在智利阿塔卡马盐湖50%以上的权益,SQM未来收益变化可能减少,进而影响公司在SQM的投资收益及分红,可能导致公司需要对该投资计提减值准备。而且公司参与SQM公司治理的权益也会受到影响。不过事实是,受2018年收购SQM股权时的投资协议限制,天齐锂业在SQM中的角色只是财务投资者,只能将SQM纳入“长期股权投资”,以分红形式获利,没什么经营话语权。

而在SQM扮演投资者角色的天齐锂业,在这场交易中,将大幅失去获取利益分红的话语权和地位,触及了其核心利益。目前,这项合作仍有程序在走,还未到终局,但SQM被收归国有不可避免,天齐锂业的财报应做好缺少一块的准备。  

诉求被无视

SQM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盐生产商,2023年占全球盐湖供给总量的44%。其拥有智利阿塔卡马盐湖的采矿经营权,该盐湖是世界上卤水储量最大和品位最高的盐湖,且SQM在租赁期内(即2030年12月31日之前)有权开发、处理和销售总计相当于220万吨碳酸锂当量锂资源的配额。

在巨大的锂资源诱惑下,2018年6月20日,天齐锂业宣布以40.66亿美元(按照合同签署日折算人民价格为258.9亿元人民币)购买了SQM的23.77%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截至目前,天齐锂业持有SQM合计约22.16%的股权。

但在此期间,天齐锂业未从SQM采购锂产品,主要以分红形式获利。

大部分利润要被拿走,天齐锂业自然对SQM合伙协议不满意。从去年开始,天齐锂业两次要求SQM召开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相关合作交易,并要求SQM就与智利铜业公司合作交易事项进行股东投票。然而SQM在4月10日发布公告表示,决定不就与智利铜业公司的合作交易进行股东投票。天齐锂业第二大股东的话语权无处施展。

天齐锂业后聘请三位智利当地法律学教授、法律专家,就SQM与智利铜业公司拟成立合营公司一事的相关审议程序是否合规进行论证,得到了支持。

5月21日,天齐锂业委托智利律师向智利金融市场委员会(下称CMF)提交申请,请求其要求SQM就与智利铜业公司达成上述交易一事召集特别股东大会或者采取CMF认为必要的所有其他预防或纠正措施,并附上了上述法律学教授、法律专家的相关报告。

CMF已经就天齐锂业的申请以及召开股东大会的要求通知了SQM,并要求其于6月3日之前予回复。截至天齐锂业6月2日晚间公告,公司暂未收到相关回复或反馈。

与此同时,在智利国内,这项协议也面临多种质疑。

阿塔卡马大区选区亲争取民主党独立众议员塔皮亚在中北检察院,已向SQM与智利铜业公司发起行政不公、权力寻租和渎职刑事诉讼。

塔皮亚认为,SQM与智利铜业公司的合作协议未经公开招标,且谈判过程不透明。“通过该协议,SQM分文未付轻松将其锂矿开采合同延期至2060年,但未将智利国家利益最大化。”

此外,合营公司的成立尚需满足一系列先决条件,其中包括取得智利国内外反垄断机构的批准;完成与土著社区的磋商程序;智利金融市场委员会不接受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Inversiones TLC SpA(天齐智利)提出的需在SQM股东大会上以三分之二投票权批准交易的请求。

合作协议还规定,向中国政府申请批准将SQM拥有的四川工厂的股份注入新的合营公司。

目前这些程序都尚未走完。三方博弈下,不知事件进展是否会出现反转。对于诉求被忽视,天齐锂业也表示,将持续跟进SQM及CMF的相关回复,积极争取SQM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合伙协议相关交易事项。同时,还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全面评估,不排除考虑在确保作为其股东利益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可能采取的一切行动。   

财务性影响大于主营业务

SQM虽然面临失去核心锂业务主导权的风险,但是其经营层面的变动对天齐锂业的影响,主要集中在财务层面。

截至目前,天齐锂业持有的SQM公司22.16%股权,此前一直以投资收益的形式计入到上市公司报表中。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2023年,SQM为天齐锂业带来的投资收益分别为7.6亿元、56.41亿元、29.31亿元。天齐锂业的净利润也止亏为盈,分别为20.79亿元、241.2亿元、72.97亿元。

不过,今年一季度SQM就给了天齐锂业“当头一棒”。4月23日,天齐锂业披露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43亿元-3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8.75亿元。

预亏的主要原因一是产品价格大跌,二是联营公司智利SQM预计一季度业绩下滑,且SQM还涉及到未决的税务裁决。当时,根据谨慎性的评估,天齐锂业大幅度计提了投资收益,造成一季报业绩“暴雷”。可笑的是,作为SQM二股东,天齐锂业居然连SQM的运营利润都不清楚,当时还是采用的彭博社的估算数据...

5月23日,SQM发布了财报,受到锂价下跌影响,再加上税务争议事件,使其当期减利11亿美元,一季度录得净亏损8.695亿美元,约等于63亿人民币。

而对于天齐锂业来说,SQM的亏损造成了其一季度产生17亿元人民币的利润拖累。

当年5倍杠杆,“蛇吞象”式的并购,让天齐锂业承受了沉重的债务压力。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增加33个百分点,至73.26%。2019年天齐锂业进行了高达52.79亿的商誉减值,当年亏损59.83亿元。扣除商誉减值,仍亏7.04亿元。

随后的2年期间,其资产负债率急剧上升。截至2020年末,公司负债总额与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分别为346.03亿元、236.9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2.32%。其中仅利息支出一项,2019年与2020年就高达20.45亿元、18.2亿元。更为糟糕的是,2020年,近23亿美元贷款即将到期,天齐锂业面临现金流断裂风险。彼时审计机构认为天齐锂业公司2020年末面临流动性风险,存在可能导致对天齐锂业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为解决收购SQM带来的财务危机,天齐锂业不断寻找新的融资。如天齐锂业的子公司天齐香港与摩根士丹利签订了VPF合同、赴港上市、引入澳大利亚矿企IGO Limited等。

幸好2021年新能源汽车爆发,碳酸锂价格快速上涨,SQM业绩出现好转,也给天齐锂业业绩带来了“暖意”。截至2023年末,上市公司按照所持股权比例应享有的分红份额,所对应的金额累计约为79亿元人民币。

不过,相对于天齐锂业258亿人民币的巨额投资,目前这些收益远未达到平衡线。

作为一个“单纯”的投资者,天齐锂业多次明确表示过,对SQM无法行使任何控制权,也无法对SQM其相关业务产生任何决定性影响,公司也没有与SQM订立有关锂资源的任何承购协议,它能获得的只是财务收益。

但如今,碳酸锂价格大跌,SQM业绩断崖式下降,还被收归国有,利润大头即将进了智利政府的口袋。这对于天齐锂业未来的财报来说,再也无法“锦上添花”了。

5月28日,天齐锂业2023年度股东大会召开,蒋卫平等董监高悉数亮相,这也是蒋安琪4月就任董事长后的对外首秀。此前,蒋卫平突然辞去天齐锂业董事长职务,将董事长一职交给自己37岁的女儿蒋安琪。至于为何突然“换帅”,真实原因尚不得知。

而80后的蒋安琪刚一上台,就面临着公司一季度业绩大亏、碳酸锂价格复苏乏力、联营公司SQM与智利国家铜业无视公司诉求签订合作协议、海外锂盐项目进度等系列敏感问题,如何带领天齐锂业冲破迷雾,是放在这位新掌门人面前的首要问题。

       原文标题 : SQM被收归国有,天齐锂业财务报表还能好看吗?

 
关键词: 天齐 亿元 公司

[ 锂电网搜索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走出车辆设计的误区,降低对车载电池能量密度的期望 可提高十倍蓄电能力的硅基锂电池,何时装车?
为什么新能源车型是自动驾驶的最佳载体?电动车为何不用镍铬电池? 只需“一个简单的步骤”就能增加电池储能资源
推荐锂电网
点击排行

 
 
新能源网 | 锂电网 | 智能网 | 环保设备网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