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锂电网 > 焦点新闻 > 首次超越比亚迪,惠州首富凭什么

首次超越比亚迪,惠州首富凭什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4-05-13 12:01:14   浏览次数:1327
核心提示:2024年05月13日关于首次超越比亚迪,惠州首富凭什么的最新消息:多年来处在宁德时代、比亚迪的阴影之下,亿纬锂能的超车之旅异常艰辛。文/楚凌岳 编辑/杨倩图源/盐图库 在 这 里 · 读 懂 储 能 近日,亿纬锂能在2024年第一季


多年来处在宁德时代比亚迪的阴影之下,亿纬锂能的超车之旅异常艰辛。

文/楚凌岳 编辑/杨倩图源/盐图库

 在 这 里 · 读 懂 储 能 

近日,亿纬锂能在2024年第一季度的全球储能电池出货量排名中(Infolink)首次超过比亚迪,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宁德时代。Infolink称,这一成就主要归功于大客户的大额订单。

关于这名大客户是谁,亿纬锂能一名销售负责人以保密为由拒绝对「储能严究院」透露。

同期,亿纬锂能在全球动力电池装机排名(SNE Research)中上升一位至第八名,装车量同比增长54.8%,市场占有率为2.3%。

尽管储能和动力电池出货量大幅增长,但亿纬锂能2024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和净利润却罕见同比「双降」,亿纬锂能正面临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如何破局?

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曾表示:动力电池两强格局已定,价格战没有意义。“谁卷得过宁德时代、比亚迪?”他认为,二线企业应该回归行业本质,提高技术和质量水平。

现年60岁的刘金成拥有华南理工大学工学博士学位,是电化学专业科班出身,锂电行业经历达39年。作为王传福、曾毓群的同龄人,刘金成比他们分别大2岁、4岁,虽然1985年就进入锂电行业,在三人中时间最早,但创业时点晚于两位「后生」。

2001年,刘金成成立了亿纬锂能的前身惠州晋达电子,专注于锂亚硫酰氯电池(一次性锂电电池)的研发。比亚迪则成立于1995年。1999年,曾毓群在东莞创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之后,在动力电池策略上,亿纬锂能相对保守、动作迟缓,与二者的差距逐渐悬殊,可谓起大早、赶晚集。直到2015年刘金成才开始重视动力电池这一领域,较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分别晚了7年、9年,也因此错失了进入该领域的黄金窗口期,这或许也是刘金成至今最大遗憾所在。

2017年,宁德时代首次卫冕全球动力电池冠军,至今连续七年保持全球第一。如今,宁德时代、比亚迪合计占据了动力电池超过52.6%的市场份额,集中度继续上升,市占率比上年提升2个百分点。而亿纬锂能2018年才首次挤进全球动力电池top 10榜单,当前的市场份额不到3%,边缘化风险尚存。

2023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为321GWh,亿纬锂能则为28.08GWh,前者是后者的11倍。

也因此,刘金成现今身价为375亿元,与曾毓群、王传福的1650亿元、1100亿元不在一个量级。   

当下,储能电芯正在成为亿纬锂能突围的抓手。自2016年启动储能业务,快速起量,并迅速占据了重要市场份额。华为是其储能电芯采购大客户之一。2023年,亿纬锂能储能电池出货量为26.29GWh,与出货28.4GWh的比亚迪贴身肉搏,直到今年一季度成功反超。

不过,亿纬锂能的毛利率在动力和储能电池方面均显著低于宁德时代,成为价格战的牺牲品,盈利空间日益困难。

虽然当前出海已成为锂电头部企业破除内卷困境的共识,但在海外扩产的步伐上,刘金成也相对谨慎,恐将大大限制其海外业务增速前景。目前,亿纬锂能布局了匈牙利、马来西亚、泰国、美国、土耳其、英国等生产基地,看似热闹,但其海外实际产能规划远低于宁德时代、远景动力、国轩高科等同行。

海外业务营收方面,2023年,亿纬锂能增速为5.32%,大大低于宁德时代70.29%的增速,海外营收规模仅为宁德时代的十分之一左右。

就总产能而言,亿纬锂能动储电池总产能规划超过400GWh,绝大部分位于国内,投资规模也达到了数百亿。其中,储能电池预计2025年实现100GWh的产能规模。相比之下,宁德时代规划总产能超过552GWh,比亚迪规划总产能也达到了400GWh级别。

但锂电行业国内总体产能已极度过剩,相关统计显示,产能已是需求的5倍多。在盈利空间收窄的情况下,如此大手笔的产能布局,或许只会令亿纬锂能承受更大资金压力。

此外,亿纬锂能的利润高度依赖政府补贴和投资收益,2017年以来,这两项合计占利润总额的比例超过40%,最高达到了70%。

10年来,亿纬锂能累计获得政府补助超过35亿元,占利润总额之比也达到了19%。且政府补助比例逐年走高,2024Q1上升到了37%。

自2014年进军长期股权投资以来,电子烟龙头思摩尔国际成为了其收益最高的项目。

2020-2023年,亿纬锂能从思摩尔国际获得的投资收益分别为7.88亿元、16.83亿元、7.91亿元、5.12亿元,在利润总额中占比达到了41%、55%、23%、11%。自思摩尔2020年上市以来,刘金成从其身上获得收益合计超过37亿元,在投资收益中占比超60%。

与思摩尔的深度绑定,也让亿纬锂能的净利润波动频繁。随着电子烟行业在强监管之下遇挫,近三年思摩尔利润跳水,亿纬锂能的全年投资收益及净利润也跌跌不休。2023年投资收益腰斩至6.08亿元,在利润总额中的占比大幅下滑至13%。

2023年,亿纬锂能实现营业收入约487.84亿元,同比增长34.38%,净利润约40.5亿元,同比增长15.42%。尽管业绩看似不错,但仍未达到预期,700亿营收目标仅完成不到70%。而刘金成设立的“2026年实现2000亿元营收”目标灯塔,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随着马太效应之下的两强格局日益强化,行业洗牌加速,刘金成也预判道,2024年即将成为行业分水岭。

动储行业终局愿未来到,对于这家二线锂电龙头亿纬锂能而言,愈演愈烈的价格战,或将使其迎来创业以来的最艰难时刻。   

       原文标题 : 首次超越比亚迪,惠州首富凭什么

 

[ 锂电网搜索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走出车辆设计的误区,降低对车载电池能量密度的期望 可提高十倍蓄电能力的硅基锂电池,何时装车?
为什么新能源车型是自动驾驶的最佳载体?电动车为何不用镍铬电池? 只需“一个简单的步骤”就能增加电池储能资源
推荐锂电网
点击排行

 
 
新能源网 | 锂电网 | 智能网 | 环保设备网 | 联系方式